前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 美国今天对中国做的事,明天中国加倍奉还」 | 信传媒

Jun 2, 2018关于马凯硕教授的文章

前行政院长、长风基金会董事长江宜桦今1日下午担任长风讲座「西方迷失?东方崛起?」主持人,前总统马英九也出席于台下专心聆听,没有上台发言。这场座谈邀请了前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政策实务教授马凯硕( Kishore Mahbubani ),内容是关于他的新书《 Has the West Lost Its Way ?》,讲述西方国家现在面临的问题,以及东方国家的机会,台下座无虚席。

江宜桦主持时表示,自己以前到哈佛担任访问学者时,就曾经听过马凯硕教授的演讲,当时他的「西方衰败、东方崛起」的演讲震惊许听众,胆敢当着美国人的面,指出美国「很自大」的人没几个,马凯硕教授就接着开玩笑地小声说:「这话不能传出去,我会被砍头。」他认为美国宣称自己是最自由开放的国家,但讽刺地有些话也是不能讲。马凯硕认为最强的东方两个国家是中国和印度,并预言未来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第二霸主。演讲分为三部分:西方过去的历史、西方现况诊断,以及给西方的三个处方笺。

来自西方的礼物

西方自启蒙运动、科学革命以来,不论是在社会制度,或是科技技术的快速的发展,都为人类文明带来许多变革,普世价值的宣扬、医疗技术、工业改革、科学进展等,都大幅提升全人类的福祉,马凯硕称这是「西方带来的礼物」,也因此西方常自诩为世界秩序的维护者,尤其是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脱颖而出的美国,理所当然地成为世界霸主,将介入国际事务视为慷慨的举动。

「但我不认为西方分享他们的民主、自由观念是很慷慨的,事实上,过去30年来,人类社会并没有过得更好。」马凯硕话锋一转,他指出西方社会虽然为人类提升许多生活品质,理应开心地庆祝为全球世界带来的硕果,「但你觉得现在西方国家有人在庆祝吗?事实上,没有。反而他们非常的沮丧。」为什么西方社会开始迷失了,这是马凯硕的困惑,他发现西方社会在过去这几十年犯了许多错误,才会导致今天这个「东方崛起、西方衰败」的局面。

西方迷思了?

「答案就是在过去三十年,对全人类来说是一段最棒的时间,却也是西方社会犯了许多策略性错误的时候。」马凯硕提出三个关键错误。

首先是1990年,冷战和平落幕,在战胜最极端的俄国后,让西方社会开始大肆庆祝,并自信满满地认为,未来社会一定都会变成民主国家。「但其实很惨忍的,这种心态洗脑了很多人,为西方社会带来影响,把他们催眠了,进入睡眠状态。而这时候,中国和印度早已不知不觉地崛起。」马凯硕分析。

再来是2001年,九一一事件除了震撼美国以外,马凯硕认为那时候还有另一件事成为转捩点,那就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这造成很大的震撼,因为8亿名劳工进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让美国、欧洲许多劳工失去工作。」马凯硕认为当时都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没意识到这会彻底扭转全球经济情势,他认为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美国总统川普会当选的原因。

最后是2014年,美国的购买力平价指数下滑,中国已经提升凌驾美国之上,意味着美国已经沦落为第二大经济体,当时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时报等等媒体,都没有在头条新闻中报导这件事,马凯硕说:「美欧都没有意识到。所以现在西方国家非常茫然,西方国家年轻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悲观,所以我才会觉得西方迷失了。」

迷思三解方

对于西方现在迷思的状态,身为东方一员新加坡人的马凯硕并没有幸灾乐祸,他向西方国家提出「 3M 」解方。第一个是低限主义( Minimalism )。西方是强权国家,已经习以为常随时介入别人国家的事务,结果演变成不断卷入各国纷争,消耗内力,「当美国决定入侵伊拉克时,这对中国来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中国趁这段时期不断发展经济,美国因为战争而分心了,所以他认为低限主义就是「不要动不动介入别人国家事务」。

第二,是多边主义( Multilateralism )。马凯硕认为在二战后建立起的国际组织是西方国家带来的礼物,然而西方国家反而却不断想破坏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等,想要去主导与掌握国际组织,「西方很难放下他们的自尊与自大。」他说,聆听其他国家的声音是西方国家得改变的方向。

最后,是马基维利主义( Machiavellian )。这个名词在欧美国家大家都避之惟恐不及,视马基维利主义为有毒的、邪恶的化身,但马凯硕认为其实马基维利主义是要引导人类走向更好的社会。他举欧洲为来将会面临的威胁,不再是来自北方的蒙古国、俄罗斯,而是从南边来的非洲,现在非洲人口是欧洲的2倍多,移民、难民纷沓而来,「让人民紧张,也就容易选出民粹主义政府。」那怎么办?马凯硕认为就是帮助非洲国家发展,现在对非洲发展最好的伙伴就是中国,帮非洲国家进行基础建设、帮助融资等,「要是马基维利在世的话,他会支持与中国合作,因为中国会让非洲人都留在家里。」

成为霸主的中国怎么对待社会?

面对马凯硕的预言,中国与印度将崛起成为世界霸主,江宜桦问他:「但很多人仍抱着很多疑虑,包括中国能否解决本身腐败、以及对言论自由等价值的控制问题,所以如果今天中国或印度,要怎么担任世界最好的角色?」马凯硕认为到目前为止的观察,中国和印度表现的很好。

现在全世界面临最大的威胁是全球暖化,他认为中国和印度其实可以不用理会签署《巴黎气候协定》,因为一直以来排放最多温室气体的是工业化高度发展的欧美国家,「可是没想到他们同意了《巴黎气候协定》,结果现在是美国自己退出。」现任总统川普到处引起贸易战是因为他还是相信美国很强大,「川普总统搞不清楚状况,美国就会逐渐没落。」那么当中国跟印度成为全球霸主后,对全球会采取什么做法?那就看各国今天怎么对待他们,马凯硕认为,「美国今天对中国做的事,明天就轮到中国加倍奉还。」

Source: 前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 美国今天对中国做的事,明天中国加倍奉还」 | 信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