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


英文版
出版商: PublicAffairs

中文版
出版商: 北京读书人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荷兰语版
出版商: Nieuw Amsterdam

意大利语版
出版商: Università Bocconi

印尼语版
出版商: Kompas

阿拉伯语版
出版商: Egyptian 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lation

法语版
出版商: Fayard

德语版
出版商: Propyläen Verlag

日语版
出版商: Nikkei BP Publishing Center, Inc

韩语版
出版商: Electronic Newspaper

繁体中文版
出版商: 天下雜誌

越南语版
出版商: National Political Publishing House




新亚洲半球:势不可挡的全球权力东移


预先置评   书评   国家和出版商的名单

Beyond The Age of Innocence

  从Amazon.com购买

近两个世纪以来,亚洲沦为世界历史的旁观者,手足无措地面对西方商业、思想和力量的冲击。但是现在,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亚洲回到了在西方崛起之前它一度占据达18个世纪之久的舞台的中心。

那么,亚洲是如何崛起的呢?面临新的地缘政治形势,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力量,做好成为未来全球领袖的准备了吗?历史告诉我们,新的力量的崛起总是伴随着激烈的冲突和对抗。

亚洲人终于了解,吸收,并且实现了西方的最佳做法:自由市场经济、现代科学技术、英才管理、法治制度。他们也以自己的方式不断创新,创造西方不存在的新合作模式。

西方又将如何应对亚洲文明的复兴呢?好消息是亚洲想复制西方,而不是统治西方。如果要愉快的结果,西方必须放弃对全球性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G7、联合国安理会的控制。

摘录

显然,亚洲和西方在新世界的本质问题上还未达成共识。发展并达成这一共识是非常逼切的。我们正进入世界历史上最具可索性的时刻,我们今天所作的决策将主宰21世纪的进程。今天,我们拥有为地球上65亿居民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的潜能,尤其是科学和技术方面的新知识。但很明显,世界首脑们——特别是西方首脑们——的心里依然受困于过去,不愿或者不能改变他们的世界观。然而,他们就会犯战略性的错误,甚至是灾难性的错误。

2003年3月,美国和英国对伊拉克的入侵决定就是其中的一个错误。或许,美英只是打算把伊拉克人民从专制统治中解放出来,并使世界摆脱一个危险人物——萨达姆侯赛因。小布什和布莱尔都没有恶意,但他们的心理被一种有局限性的文化背景——西方心态——所束缚。美国许多重要人物都确信,入侵的美国均会收到夹道欢迎,快乐的伊拉克人民会把玫瑰花撒满街头。然而,历史的发展轨迹下半叶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今天,没有任何国家会欢迎外国入侵者!任何一个伊斯兰国家都不会欢迎西方军队踏入其国土。尤其是占领伊拉克,是一次无比巨大的拙劣行径。即使这次行动得以很好地执行,它也注定要失败。即使美国在20世纪早期(准确地说是1921年)成功入侵并占领了伊拉克,但没有哪支西方军队能够在21世纪初成功地复制这一行为。1920年,温斯顿丘吉尔作为陆军和空军大臣负责在英占伊拉克镇压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的反抗,获得了可以使用毒气的授权。当时丘吉尔说:“我强烈赞成用毒气来对付那些不文明的部落。”然而,如果布莱尔在2003年也是用同样的手段,他将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世界改变了,然而,西方的观念却没有改变。

 马凯硕的感言

二十多年来,我过着游牧知识分子的生活,在达沃斯和波坎蒂克等会议吸收伟大的思想。当初,我对西方知识分子的自信与活力感到惊讶。他们有敏锐的头脑,说话的时候,不断产生新的见解。

看到这一群西方知识分子对新现实视而不见,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冲击。在一个迅速变化的时代,这些西方思想家仍然沾沾自喜,自以为是。我试图通过演讲和文章刺破他们自鸣得意的泡沫。可悲的是,我失败了。他们无法看到,我们正在从一个单文明的世界移到一个多文明的世界。

这些失败,给了我一个教训。如果要说服西方改变心态,就得提出一个新的的世界观。这就是这本书的宏伟目标。如果我们不唤醒自满的西方,麻烦会即将来临。

国家和出版商名单

国家政治出版社:越南文

Fayard: 法文

电子报 (Electronic Newspaper): 韩国文

埃及国家研究中心翻译(Egyptian 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lation): 阿拉伯文

Nieuw Amsterdam: 荷兰文

日经BP社(Nikkei BP Publishing Center Inc): 日文

Propylaen Verlag: 德文

当代中国出版社: 简体中文

天下杂志: 繁体中文

关于本书的评论

逐渐放弃西方文化 : 评《新亚洲半球》
John Richardson, 阿曼观察家日报,2010年2月4日

评《新亚洲半球》
Josef Gregory Mahoney, 政治事务杂志,纽约,2008年10月2日

评《新亚洲半球: 势不可挡的全球权力东移》
Paul Bracken, 新全球亚洲研究,第2卷,第2期,2008

新亚洲半球: 中国,印度和日本之间的权力斗争将如何塑造今后十年
Thomas Fuller, 国际先驱论坛报,2008年6月18日

观点:全球权力平衡
Frank Ching, 中国邮政,2008年5月21日

东方:新的西方
Arun Maira, 展望杂志,2008年5月5日

现在,我们都是亚洲人
Rahul Sharma, 印度斯坦时报,2008年4月20日

亚洲追求平等对待,西方反抗
Sreeram Chaulia, 亚洲时报, 2008年4月19日

西方被锁定 (荷兰文)
Juurd Eijsvoogel, 鹿特丹商业报,2008年4月18日

中国、印度不可有太大的贫富悬殊
Suman Tarafdar, 金融快报,2008年4月9日

西方没有为亚洲崛起付出代价
海峡时报,2008年3月24日

亚洲国家的崛起
Debory Li, 亚洲传媒,2008年2月26日

影射一个新世界
Jeffrey E. Garten, 新闻周刊,2008年2月23日

对《新亚洲半球》的赞扬

“在《新亚洲半球》里,马凯硕从亚洲人的视角出发,有力地为我们描述了这个世界,而且他那敏锐的洞察力也显示出全球的相关性。本书既有远见卓识,又有令人兴奋的争鸣,读来趣味蛊然。” ——阿马蒂亚森,哈福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西方,尤其是美国,一直都对亚洲的崛起耿耿于怀,进而恶化为保护主义和慌恐不安。他们在20世纪80年代打击日本,在随后的90年代打击印度的外购业务,21世纪伊始又打击中国。作为当今最有洞察力,最有影响的亚洲知识分子,马凯硕表示,这些行为愚不可及,认同并面对亚洲非凡成就的现实则是明智之举。这本精彩绝伦的书是西方每一位决策者所必读的力作。”——贾格迪什 巴格沃蒂 哥伦比亚大学经济与法学教授

“《新亚洲半球》深刻分析了全球重心持续转移的长远含义。如果美国想继续在全球扮演领导角色,那他就需要接受本书提出的告诫和教训,而这一忠告出自一位对美国友好、并熟谙亚洲现实的人。” ——兹比格涅夫 布热津斯基,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顾问、理事、副主席

“作为一位资深外交官,马凯硕对西方和亚洲的研究精湛。毫无疑问,他的声音在全亚洲最为响亮清澈;他向西方坦言直陈,亚洲人对西方一无所知。潮流在变换,虽然马凯硕的义演可能逆耳,但是如果西方领导人对此置若罔闻,它们必将面临危险。”——傅高义,哈佛大学教授

“马凯硕具有全球性的思想,而且这一思想带有独特的新加坡角度。他这本立论极具说服力的书充分表现了这一点。他在信奉印度教的家庭长大,结交穆斯林和华人朋友,而且接受英式殖民教育——这些正是成为原住新加坡人的主要因素。他研习西方哲学,为经历过热战和冷战,具有务实精神的城市国家(新加坡)做外交官。通过这些,他也怀有“世界一家”的精神,认同联合国的理念,就是这样,才有了这位老练而事故的新加坡人,决心地剖析复兴的中国、印度和伊斯兰降入了迫使古老的西方改弦易辙。此外,在西方发生变革的时候,他还极力新型的亚洲积极作出回应。”—— 王赓武,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