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走出纯真年代》


《走出纯真年代:重建美国与世界的信任》

Beyond The Age of Innocence

   从Amazon.com购买

多数美国人知道,美国和世界的关系出现了问题。但是,他们不知道问题产生的原因。 走出纯真年代》这本书充满深刻的见解, 令人深思。它解释了美国和世界复杂的故事, 以及近来美国人未觉察到的巨大变化。

这是个悖论,因为美国改变世界的贡献, 比任何国家都大。但是,美国人却比其他人更难适应自己改变的世界。无意中, 美国已经进入了地球上大多数人的生活。美国与世界分享 美国梦,给世界千千万万个人点燃了希望。美国没有犯下欧洲殖民者的错误,它解放了数千数万个人,使大家都对它非常感激, 充满善意。可悲的是, 冷战结束后, 美国掉头, 离开了世界, 对其他国家的问题漠不关心, 使大部分的人口都疏远她。1.2亿伊斯兰教徒, 多数的都显然对美国怒目而视, 把奥萨马视为英雄。同样的, 美国对1.2亿的中国人采取不明智的政策。所以, 美国的善意已被化为怒气与怨恨。

但是,美国还有希望。马凯硕是美国的老朋友。他成长在地球另一边的新加坡,但美国时代深刻地影响了他的生命。在这本盼望已久的书,马凯硕揭示了世界对美国的希望和失望,也提出一些建议,以让美国挽回局势。美国的势力始终还是世界上最强的。如果明智地利用它,可以使世界更美好,保护美国的长远利益。

T美国的政体中有积累的智慧,使它成为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社会。近年来,这个智慧却被忽视了。美国缔造者们明智地相信,美国应当充分尊重人类的意见。这本书也说明了,这信念如何应用在今日的美国。

外交政策协会编辑强力推荐

关于《走出纯真年代》的评论

“有时候需要由外国人来全面观察一个国家。马凯硕是一位曾经生活在美国并且热爱美国的新加坡人。在本书中,他写出了自己对美国及其所在的希望与担忧。无论是从现实主义还是从理想主义来看,这都是一次值得称赞的尝试。美国需要更多像他这样的朋友,世界也需要更多像他一样的思想。” ——法里德·扎卡里亚,《自由的未来》作者

“马凯硕很喜欢美国,也了解世界为什么不喜欢美国。以一个外交家的坦率、敏锐和冷静智慧,他借助美国人善良的性情,使美国免於自食恶果。凡是不了解世界为何不信任美国的人,应该阅读《走出纯真年代》这本书。” ——Arthur Schlesinger,Jr. (小阿瑟施莱辛格)

“这是一部由了解并热爱美国的人所写的作品,非常个性化且富有思想性,值得一读。作者了解并欣赏美国,但他也受各国文化影响,所以能够用国内和国外人的观点来看世界。这本书是个衷心的劝告,美国领袖应该重视它。马凯硕警告美国,不应该独断独行,如果要达到目的地,就得和有相同目标的国家和国际组织同心协力,紧密合作。这是一个恳求,为多元文化理解,为理智的领导,为智力的恳求。 我们应该认真对待他的恳求。” —— Paul Kennedy (保罗肯尼迪),《大国的兴衰》

“马凯硕就美国力量对世界的影响,包括好的影响与坏的影响,提出一个有吸引力、有说服力、有洞察力的观点。其个人的阅历有丰富了这一观点。对那些想要知道美国必须怎么做才能把世界变得对美国人、对其他所有人都更加美好的人来说,首先是对美国人来说,此书是必读之书。” ——Samuel Huntington (萨缪尔·P·亨廷顿),哈福大学教授,《文明冲突论》和《我们是谁》作者

“国际外交官马凯硕这本书,有一种告别信的感觉。马凯硕在信中告诉美国朋友,他们的国家虽然是出自好意,但是却不了解自己如何影响了世界各地人民的生活。很多时候,美国在国外的影响比在国内的影响还要强大,经常无意自我伤害,也伤害了其他国家。他提醒美国人,我们最大的财富就是美国梦,象征着无限的机会和希望,使全世界仍然羡慕我们。他告诉美国人如何不需顺应世界但改善与世界的关系。” ——Les Gelb, 外交关系委员会前主席

“建设性的批评,正合时宜的劝告 -- 美国人有马凯硕这样的朋友,还想要什么呢?他是全球化的孩子,一位深受尊敬,说话坦率的学者,是见解深刻的美国居民,也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作家。这些优点,在他批判美国外交政策的风格和本质之时,是显而易见的。”  ——Strobe Talbott (塔尔博特), 布鲁金斯学会会长

“《走出纯真年代》是一个即令人不安又极富有挑战性的书,提出了一个对未来几十年都极为重要的问题:美国在其最初的两百年里借助思想而非军事的力量为人类福祉做出了如此大的贡献,那么它最终能否避免过去导致帝国灭亡的狂妄与自大?他显然是希望美国能够重塑世界所急需的建设性的领导意识。与此同时,他毫不怀疑这种愿望需要一种对全球利益的敏感性,这一敏感性得来不易 。” ——Paul Volcker (保罗沃尔克),普林斯顿大学国际经济政策名誉教授

“这本书使马凯硕成为世界上对美国人的最佳诠释者,也是让美国人了解世界的最佳向导。” ——John Lewis Gaddis (约翰刘易斯加迪斯),罗伯特·洛维特耶鲁大学历史教授

有关新闻

美国能够恢复况日恶化的美亚关系吗? - 韦瑟政策论坛

外交杂志书评

华盛顿邮报书评

新闻周刊书评

书目报书评

全球主义报的摘录

耶鲁全球在线的摘录

美国杂志书评

大使馆杂志的采访

时代杂志书评

关于《走出纯真年代》的文章

我们与他们
John Lloyd, 2006年7月7日

放弃纯真
Adam Luck, 2006年6月17日

美国人会思考吗?
Aresh Shirali, 商务标准,2005年7月8日

F新加坡前外交官劝美国恢复好传统
John Shaw, 华盛顿外交官,2005年7月1日

把美国唤醒
Hardev Kaur, 新海峡时报,2005年5月25日

别在做梦了
Robert Walch, 2005年5月2日

卿赖斯:瓷器店里的一头公牛?
Tom Plate, 中国南方早报,2005年3月18日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关系的十字路口:亚洲学者
2005年3月7日,法新社

世界:联合国报道
Betsy Pisik, 华盛顿时报”,2005年3月7日

美国把中国视为威胁,“这是华盛顿的公开秘密”
Stephen Handelman, 多伦多星报,2005年3月5日

书评:《走出纯真年代:重建美国与世界的信任》
Noel V. Lateef, 外交政策协会书评,2005年2月

关于《走出纯真年代》的博客

美国在海外:重建信任
Bruce W. Jentleson, TPM Cafe, 2005年8月01日